【重庆日报】跨越2000公里的团圆

发布日期: 2019-02-11 信息来源: 杨明丽

 


 
        本报记者 白麟 2月3日,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航站楼内,岳玲玲(右二)和家人准备乘坐飞机前往甘肃兰州。
 
        2月4日晚,周一兵的同事和周一兵(前右一)一家人吃团圆饭。新华社记者 刘潺 摄
 
  除夕夜,甘肃省玉门市郊外,国家电网750千伏河西电网加强工程项目部宿舍里,33岁的重庆人岳玲玲和一对儿女,在丈夫周一兵的陪伴下,欣赏着西北的满天繁星。
 
  当新年的钟声响起,岳玲玲紧紧拥抱丈夫,感受这份浪漫。此前的三天两夜,她带着一大家人,辗转2000公里来找丈夫,现在家人团聚,她觉得这一切都值了。
 
  岳玲玲的丈夫周一兵是国网重庆市送变电公司的一名质检员,常年在外从事输电线路的建设工作。虽然夫妻俩已经有了两个孩子,但一家人仍是聚少离多。为了弥补对家人的陪伴,周一兵基本每年春节都要赶回家,但今年由于750千伏河西电网加强工程正在加紧建设,他和几个同事只能留在工地过年。
 
  眼看着春节临近,两个孩子对父亲的思念越来越浓,岳玲玲考虑再三后决定带着父母和两个孩子,远赴2000公里外的玉门市,和丈夫团聚。
 
  岳玲玲开始准备起来。2月2日,她来到菜市场买米粉。“西北可吃不上正宗的家乡菜,米粉是我们长寿特产,周一兵喜欢吃,但这东西保质期短,只能出发前买,还有家里的泡菜也得带上一些。”她说。
 
  买完特产回到家,岳玲玲又开始给1岁10个月的儿子准备出行的奶粉、尿片、衣服袜子,还有10岁女儿给父亲的礼物……
 
  “西北比重庆冷,海拔高,需要多带衣服,家里老小要慢慢适应,先坐飞机到兰州,再转列车,不能走太急。”岳玲玲一项项地作好准备和打算,她知道这一路会很累,但为了一家人的团圆,她无怨无悔。
 
  从客车站到机场,下了飞机又到客车站、火车站……一家五口提着大包小包一路辗转。2月4日一早,岳玲玲一家终于登上从兰州开往玉门的列车。在与重庆日报记者的视频连线中,岳玲玲抹着眼泪回忆,2016年,周一兵母亲突然查出身患癌症,丈夫赶回重庆陪伴了母亲一周就匆匆回到工作岗位,留下她一个人每天在医院照顾老人,直到老人家去世。对此,周一兵常常懊悔不已。“我知道他工作忙,也想尽孝尽责,我就多做点,让他少点自责吧!”岳玲玲说。
 
  4日下午,甘肃玉门市气温达零下5摄氏度,周一兵焦急地站在车站外,数日的盼望与担忧,让他此时已感觉不到寒风的彻骨。在家人团聚的一刻,他眼眶湿了,一把接过儿子,又抹去女儿的眼泪,安慰道:“幺儿乖,不哭……”
 
当夜幕降临,电网建设工地上的天空被彩灯照得透亮,看着丈夫陪孩子一块打闹,一家人和丈夫的同事们围坐在桌旁的热闹高兴劲儿,岳玲玲露出了甜甜的笑容。她说,这次团圆,会是一家人记忆中最深刻的一次。女儿通过这次团圆,也更加了解了韩国1.5分彩建设工作的艰苦,更理解她的爸爸。

 

相关链接